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首页栏目» 学术动态

全国高师院校美育高峰论坛举办

  “美育是自由的、进步的、普及的。”20世纪初,蔡元培先生发出了这一时代呼声。5月26—28日,由首都师范大学美育研究中心主办的首届全国高师院校美育高峰论坛在京举办,此次论坛的主题为“深化美育理论研究、交流美育实践经验、建设美育协同机制”。

挖掘美育思想传统

  我国美育传统悠久。孔子有言:“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对此王国维评价说,孔子教人“始于美育,终于美育”。在杭州师范大学校长杜卫看来,礼乐教化传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变化,但传统儒家的人格养成却一直延续着从感性入手、注重情感体验、实现教养内化的原则,形成了重要而独特的中国教育理念和实践。

  美育是王国维美学理论的中心。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姚文放认为,王国维研究美学、美育主要集中在1903—1907年,其间经历了从康德转向叔本华、从叔本华转向尼采、从尼采重回康德的三次转换,并从教育学、哲学—美学、伦理学和心理学四个角度出发对美育进行了诠解。姚文放表示,王国维对美育的诠解意义重大。其一,王国维对中西文化交流、汇通持有独到见解。他提出了“中西化合”的观点,提倡中西学问相互推进、相互兴盛,并提出“无用之用”、“境界”、“博雅”等观点,这些都是外来学说与我国固有思想的结晶;其二,他在汲取西方美育思想的基础上,发现孔子学说蕴藏着美育思想的丰富宝藏,第一次确认了中国古代美育思想,并进行了初步建构。

  在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刘彦顺看来,不能将美育视为德育的手段与工具,而应该通过德育与美育或道德与审美的重合之处,探究美育与德育之间交互作用的内在机制。

发展现代美育理论

  现代美育的发生、发展与传统美育存在诸多不同之处。首都师范大学美育研究中心主任王德胜认为,传统美育观突出个体追求,重点指向人的终极性完善;而现代美育基于功能论立场思考问题,着重涵养精神,重视现实地修复人在实际生活中被分裂的各种精神处境。王德胜表示,“以文化人”就是现代美育实现精神涵养的特殊功能呈现。它以精神修复为旨归,具体可从三个层面理解:第一,在持续渗透中展开,在潜移默化中释放,这构成了现代美育精神涵养功能的具体意义;第二,“以文化人”的精神涵养过程始终指向人的精神归途,内在地呈现着现代美育的基本价值;第三,“以文化人”作为精神涵养过程,既高度关注人从现实出发所不断趋向的精神能力建构,又把这种能力建构直接归为某种制度性设计。

  中国当代美学和中国当代美育进入了漫长的沉寂期。在北京师范大学哲学院教授刘成纪看来,没有美学理论的进步,就没有美育的进步。就如何通过美学基本理论的调整促进审美教育实践目标的实现,刘成纪提出了以下建议:必须为无利害补功利,为自由补和谐,为美学补感性,为美学补哲学,为审美补认知。

  对比中西方美育,中国的“德”和西方的“德”有何异同?对于这一问题,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张法认为,要发展现代美育理论,首先要明晰中西方理论体系之间的冲突是什么,寻找中西方美育传统的异同之处,从话语上分析美育来源,从而建构一个现代化的美育理论体系。

提高教师审美素养

  在学校教育中,教师是美育的主导。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周均平表示,提高教师的审美素养是必要且迫切的,教师可通过自觉系统地学习美学、美育理论知识,积极主动参加审美实践,并持之以恒,不断拓展、升华个人审美素养,最终更好地传授给学生。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玉能谈到,审美教育是个人自我实现和自我完善的最好途径。审美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人的全面自由发展,不仅仅是个人自身问题,更关系到人与自我、自然以及社会的和谐、持续发展。

  当下,美育研究与实践对个人和社会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师范院校肩负着培育师者的重任,更应将美育纳入重点发展范畴,切实践行并逐步构建起高师院校间的美育协同机制。首都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郑萼对此表示,美育的意义在于播下今天的种子,收获明天的希望,这是美育的根本目标,师范院校任重道远。